• 网站首页
  • 海南税务
  • 海南自贸港
  • 海南免税
  • 产业
  • 宏观
  • 财经
  • 评论
  • 人物
  • 投资理财
  • 经济学在讨论幸福问题时深受哲学和伦理学的影

    发布时间: 2022-07-25 23:29首页:主页 > 评论 > 阅读()
    凯恩斯经济理论中的幸福
    凯恩斯很少使用的幸福概念只是揭示了它的主要经济理念:国民财富的持续增长、国民的充分就业和由持续消费引起的持续生产。事实上,经过经济危机的打击,最大的幸福就是减少资本危机,缓解工人的困难,恢复正常的消费和生产活动。凯恩斯很少使用它“幸福”这个概念表面上并没有讨论幸福作为经济活动的目的,但它真正研究了如何让人们快乐。正是从凯恩斯开始,经济学对幸福的关注真正从微观层面上升到宏观层面,真正使国家有了关注民生幸福的实际方法和手段。
    福利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
    在福利经济学中,它已经基本停止使用“幸福”而不是概念“福利”概念。1912年,阿瑟•庇古出版了《财富与福利》一书。他以边沁的功利主义为原则,在马歇尔等人一般经济理论的基础上,建立了福利经济理论体系,系统论述了福利概念及其政策和原因,研究解释了增强社会经济福利的途径和相应的改进措施。他认为,福利是指一个人获得的效用或满足,可以由于占有财产或其他原因(如知识、情感、欲望等)而产生;所有的福利都应该包括所有这些满足。他把福利分为广义和狭义。从广义上讲,福利是社会福利。它不仅包括一个人对物质生活需求的满足,还包括对精神生活需求的满足,如音乐艺术的享受、家庭的幸福、夫妻之间的爱情、朋友之间的友谊、自由、平等、正义甚至宽松和谐的社会环境等。狭义的福利,即经济福利,是可以直接或间接用货币规模来衡量的社会福利的一部分。因此,他认为国民总收入越大,经济福利越大,富人财产向穷人转移有利于增加社会福利。可以看出,从庇古开始,福利、效用和满足就是同义词。他的广义福利概念基本上是古典经济学家的幸福概念。庇古的贡献在于总结这些幸福的延伸,而不是像前辈那样零碎。然而,庇古关注的狭义福利概念只从经济和物质的角度讨论幸福问题,认为幸福是以货币衡量的基础效用,从而驱逐出其他方面的幸福内容。后来福利经济学又对了“效用”经过大量的研究,在20世纪30年代的争论中,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效用是人们的主观感受,不能用基础来衡量,也不能进行人际比较,罗宾斯(1932)认为经济学不应涉及伦理或价值判断,经济学的标准结论来自基础效用的使用,因此经济学应避免使用基础效用。这场争论促进了新的福利经济学,即基于序数效用论和帕累托优化原理的经济理论,以无差异曲线分析为基本分析手段。之后,经济学家试图在如何测量效用方面取得突破,推翻基础效用理论测量幸福的可能性,提出序数效用理论,试图比较不同商品消费的个人幸福,提出了福利经济学的两个定理,证明了自由交换市场环境对个人幸福的必要性(尽管充分性)。然而,由于新福利经济学的帕累托标准避免了基础效用的测量和人际比较,而忽视了接收分配的问题,人们并不快乐。经济学家注意到效率对幸福很重要,但也注意到公平对幸福也很重要。因此,伯格森和萨缪尔森提出了社会福利函数理论,认为福利经济学不仅要以帕累托最优为原则,还要避免价值判断或伦理判断,认为社会福利函数直接决定每个人的效用函数,每个人的效用最大化条件是社会福利函数达到巨大价值的必要条件。这从另一个角度回答了幸福的问题:只有最基于个人幸福的社会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。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曼昆在《经济学原理》中使用名词happiness(幸福)的地方不多,不需要解释的地方只需要用“效用”衡量的原始概念也从一个方面表明,现代经济学不再被广泛使用“幸福”概念了。如果说在萨伊那里,效用被理解为满足人类需求的内在力量,那么在亚当,•如果斯密理解为使用价值,那么在现代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看来,这是一种主观有用性。然而,测量效果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。总的来说,在现代主流经济学中,幸福越来越具有现代特征,但幸福基本上很少被谈论,而不是福利、效用和满足的概念。
    综上所述,对古典经济学、新古典经济学、凯恩经济理论、福利经济学和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历史调查发现,在经济学传统中,受边沁、哈奇逊等功利主义思想家最大福利思想的影响,认为“幸福”它是经济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,或者至少是衡量经济活动结果的一个重要标准;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维护或批判,幸福的概念逐渐淡出了经济学的范围,而不是“效率”,“效用”,“满足”和“福利”等概念。特别是从庇古建立福利经济学后,“福利”这个概念更是被取代了“幸福”福利已代经济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,福利简化为“个人福利”和“社会福利”在这两种情况下,现代西方经济学基本上不再使用“幸福”概念。马克思从资本主义批评的角度强调了物质利益对工人阶级的重要性,提出了幸福的理想状态,但没有对幸福的程度进行更深入、更详细的研究。虽然西方经济学认为私人资本主义制度是永恒的,幸福的标准也不是很高,但它们提出了许多替代概念,并试图测量幸福,甚至试图用物质财富和货币表现来取代幸福,从而达到衡量幸福的目的,使现代经济学完成了从古典幸福直接测量经济活动结果到效率、效用、福利等测量经济活动结果的转变,这种转变的意义至少在他们看来很重要,使经济学对幸福的研究从抽象到具体,从不可测量到可测量或试图测量。当然,经济学在讨论幸福问题时深受哲学和伦理学的影响,但它们是不同的。笔者打算在另一篇文章中讨论,不再重复。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网站首页 - 海南税务 - 海南自贸港 - 海南免税 - 产业 - 宏观 - 财经 - 评论 - 人物 - 投资理财

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:876844202 官方微信:yqwwhb 服务热线:yqwwhb

    琼ICP备2021006131号-1

    琼公网安备 46010702000284号

    Copyright © 2021-2025 财税海南 版权所有